投稿
何不直说:李国庆早该离开当当
金色财经
126天前
11574

全文共计3450字,预计阅读7分钟

编者按:李国庆这次倒是严格遵循了传统,2月20日,正月十六,他就发了封公开信,宣布离开当当,重新创业,“再度追梦”。


按照农历说法,正月十五过完之后,春节才算正式结束,可以全身心投入新一年的奋斗。李国庆这次倒是严格遵循了传统,2月20日,正月十六,他就发了封公开信,宣布离开当当,重新创业,“再度追梦”。

观者不用替李国庆惋惜,这对他,对当当,甚至对他和俞渝的婚姻,都是只有好处,如果说有遗憾,那就是他应该早一点离开。

原因有二:

夫妻或许可以共同创业,但不适合共同守业,即使自己觉得一直在创业的路上,那也不过是一种幻觉。

创业早期,信任比规则更重要,最值得信任的莫过枕边之人,如果两人在能力和性格上互补,可以做很好的搭档。1999年创业之初,李国庆肆意奔放,负责市场、技术、采编、运营,俞渝严谨较真,掌管财务和人力资源,算是得当的分工。若没有坚实的团队基础,患难中相互扶持,当当也很难熬过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第一次破灭。

不过要足够幸运,夫妻档生意越做越大,其中一方应该尽早作出权力让渡,甚至离开公司。

2018年3月9日,海航系旗下天海投资发公告称,正与当当谈股权购买事宜。看起来当当终于要卖出去了,李国庆松了一口气,在海航发布公告前3天,他发布了这样一条朋友圈:

所谓的婚姻就是:有时候很爱她,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。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她爱吃的菜,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,回家过几天想想还是要买枪。

没有夫妻共同创业经历的人,或许很难理解这种买菜又买枪的感觉。

这还只是李国庆的个人感受,对公司的员工而言,看待一对夫妻档的老板,就没这么浪漫了。因为如果夫妻共同做一把手,或者分任一把手、二把手,公司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第三位合伙人,此时合伙人更像第三者。在夫妻和睦时,其他合伙人会觉得一个人不过是另一个人的影子,在夫妻有争议时,合伙人更觉得不好表态:你们床头打架床尾和,我们跟着起什么哄?这一点连基层员工都会感知:其他高管虽然也被授予了一系列的人事权和财权,但最终董事会形同虚设,大家心里都明白,不是股东,而是夫妻在做最后决策。

公司的风格是独裁还是民主,其实都不重要,最致命的是家事与公事难以切割,宫斗与庭斗搅在一起。

当当创业这么多年,不要说第三把手,还有什么在江湖上有一定影响力的高管?恐怕一个名字也写不出来。

阿里巴巴的马云、海底捞创始人张勇等很多企业家都曾与妻子共同创业,但公司稍具规模后,妻子都默默离开。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虽然再次回到百度,但毕竟也没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或者与李彦宏分庭抗礼,即使如此,亦有传闻说陆奇的离开是对李马的组合不满。

2008年的时候,我就曾参与过一个选题《女二号》,这是中国商界一个独特的现象:强势的男创始人通常会有一个女性做搭档。这种“男女搭配”是中国区别于西方独特的管理现象,弥补了企业家的制度缺陷与性格弱点,正像马云和彭蕾(阿里),张瑞敏和杨绵绵(海尔),周厚健和于淑珉(海信),任正非和孙亚芳(华为),朱江洪和董明珠(格力),史玉柱和他的总裁刘伟(巨人),“女二号”有几个重要的特点,一是忠诚感强,第二是角色定位很清晰,第三是执行能力很强,做事很细致,弥补了男企业家很多的缺陷。女性想当领袖的欲望不像男性那么强烈,一旦她认同了一个男性的价值理念,会心甘情愿做二把手,懂得妥协。

但“女二号”不是老板娘,特别是当当近年来的颓势相当明显,李国庆与俞渝之间的分歧也已公开化,要么对外引入资本,要么对内引入人才,否则很难盘活存量,而如果两人始终处于“看不惯你又干不掉你”的状态,想逆生长确实很难。关键是如果俞渝不是“女二号”,李国庆又做不来“男二号”,两个人难免真的要“一决雌雄”。

李国庆是个明白人,早把这事看清楚了。他自己也说:也许早期夫妻店治理结构挺好,抵挡了各种算计,来自资本,来自合伙人,但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一定要结束夫妻店治理。

既然如此,为什么应该离开的是李国庆而不是俞渝?

因为李国庆嘴巴太大,一个太喜欢放飞自我的人,更适合去做社群领袖,搞知识付费,而不能做精细化运营。

2011年当当上市,李国庆在微博上各种骂投行,足足一个月,最后终于变成了和“大摩女”的对骂。

不得不说,北大才子的短句一向精彩:

“摇滚歌词,虚构:为做俺们生意,你们给出估值10亿~60亿,一到香港写招股书,看韩朝开火,只写七八亿,别TMD演戏。我大发了脾气。老婆享受辉煌路演,忘了你们为啥窃窃私喜。王X蛋们明知次日开盘就会20亿;还定价16,也就11亿。次日开盘,CFO被股价吓得尿急,我说忍了这口气,过了静默期……。”

骂完后,李国庆先生向董事会写了检讨书。

李国庆和刘强东的互怼,从2012年开始来来往往不知多少个回合了,赌局都开过几次。但2018年刘强东陷入性侵传闻,美国方面刚刚确认不予起诉时,李国庆突然跳出来把炮火引到自己身上,他在微博上发了这么六点:

1.非性侵,只是婚外性,对股东和员工谈不上伤害。

2.非婚外情,只是性,对老婆伤害低。

3.非嫖娼,对社会风气负面影响低。

4.望今后学会自我保护

5.虽杀风景,但划得来。

6.发生关系前,问:我们不是爱情,你接受吗?

你还真难判断,这是落井下石,还是为朋友两肋插刀。估计俞渝看到这条微博,不要说买枪,把自己老公阉了的心都有了。

当当网对此毫不客气,发了一则声明:李国庆先生是当当网联合创始人,他离开当当网管理层、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,李国庆先生的言论是他的个人观点,当当网已经要求李国庆将当当logo从他个人微博号等处删掉。当当网强烈谴责李国庆的此番言论,还说“李国庆再把婚外情分成三六九等、打上无聊标签,把自己的婚前行为、搬出来嘚瑟,美曰分享。请不要因为李国庆的个人言论,倒了您的胃口,坏了您读书的乐趣”。

看起来,声明很像俞渝的手笔。

从这个角度,虽然都是大嘴,李国庆就比潘石屹难管理多了,俞渝可以和张欣交流一下经验。

CEO嘴巴太大有什么后果?那就是逼着公司和你做切割。

钢铁侠马斯克则犯过一个更愚蠢的错误。2018年8月7日,马斯克在推特上公布特斯拉计划私有化的消息,还在当天收盘价基础上溢价20%,然后凑了个整数,捏造出了每股420美元的买回价格。因为这个数字恰好和4月20日的美国大麻日相合,他觉得“女朋友应该会被它逗乐”。

这条推特发出后,特斯拉股价飙升,而投资者、分析师和媒体都对这条推文感到困惑。此古怪行为惹恼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。北京时间9月28日,一份被披露的法庭诉讼文件显示SEC将以涉嫌证券欺诈罪正式起诉特斯拉CEO马斯克,消息一出,特斯拉盘后股价一度暴跌13.6%至277美元,达到两周以来的最低点。之前那条推特带来的股价涨幅,几乎全数回落。

更过分的是,当地时间2018年9月6日,马斯克在加州参加美国最受欢迎网络直播节目时,接过主持人手里的大麻烟深吸了一口,表情陶醉,还在镜头前喝起了威士忌。

直播视频在美国引起一片哗然。虽然大麻在美国加州是合法化的,但马斯克在采访中代表着特斯拉,此举违反了特斯拉员工商业行为准则和道德规范规定。因为根据特斯拉公司规定,员工应该在不受非法毒品或酒精影响的情况下工作,在工作场所使用非法毒品是不可容忍的。

美国空军也马上介入调查,因为马斯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与美空军有多项价值不菲的合同,而持有美国政府安全许可的人是被禁止吸食大麻的。

这一系列行为的代价是,SEC提出了两项惩罚,第一,除了罚款,马斯克要对投资者的损失作出赔偿;第二,责令马斯克辞去特斯拉CEO职位,并禁止他在任何上市公司中担任高管或董事。

还有影响更恶劣的言行不慎。

英国商业史上最严重的错误来自杰拉尔德·拉特纳,他是英国最大珠宝零售商拉特纳斯的首席执行官。1991年经济衰退期,但拉特纳斯的利润还在增长,这本来是件好事,但拉特纳在英国董事协会上试图解释。他说拉特纳斯之所以能够销售价格如此低廉的珠宝首饰,只是因为这些首饰确实成本低廉。“它们纯粹是垃圾。”这只是他想要调节会场气氛的开玩笑的话,与实际情况也不相符,英国董事协会的与会者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。杰拉尔德完成演讲以后,全场与会者起立,长时间鼓掌致意。

杰拉尔德认为,他的那番讲话只是拿自己开玩笑,最多只是取笑自己的产品而已,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捅了一个大窟窿,然而,媒体报道这一消息之后,公司营业额开始迅速下滑,而他根本没有意识到,自己讲话实际上是在取笑他的顾客。

虽然1991年的时候还没有社交媒体,这件事还是让杰拉尔德和拉特纳斯公司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。公司营业额一夜之间直线下降,股票价格更是缩水50%,他因此不得不辞去公司职务。在他辞职后不久,“拉特纳斯”的名字从800家连锁商店的门上被取下。

李国庆实际上近年来在当当的控制权上已逐渐做出了让步,但只要他还是当当的精神领袖之一,就很难不与俞渝发生冲突。

他现在去做书友会,恰是其所长,求仁得仁,唯有祝福。

来源:金色财经

本文由布洛克专栏作者发布,不代表布洛克观点,版权归作者所有

——TheEnd——



关注“布洛克科技”

1538278595194158.jpg

金色,专注于区块链产业的服务平台。

© 布洛克科技——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 版权所有-洛阳强晋电电文化科技有限公司

豫ICP备18020747号-1        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